醫院文化
寧波市名中醫陳雷——醫者仁心 銀針濟世

信息來源:??發布日期:2018-12-03??閱讀次數:

保護視力色: 【文字

他中等個頭,頭發花白,臉上時常掛著微笑,不同于大家熟悉的中醫,他既不號脈,也不開處方,卻憑一枚小小銀針為無數病患解除病痛。他就是寧波市中醫院主任中醫師陳雷。同時他還是浙江中醫藥大學兼職教授,浙江省中醫藥重點???、寧波市中醫藥重點學科帶頭人,寧波市名中醫。

勤學博覽,孜孜以求

1986年,陳雷作為浙江中醫藥大學首屆針推專業學生畢業,分配至寧波市中醫院針灸科工作。80年代的條件還非常簡陋,剛剛參加工作的他居住在醫院的寢室樓里。為了尋得一處安靜的地方看書,他總是在門診結束后一個人坐在診室里讀書至深夜,值班人員看燈亮著,多次誤以為是有人下班后忘記關燈。工作后的陳雷始終孜孜不倦,潛心學習,并在艱苦的環境下完成本科學習,研究生課程。也正是因為他對醫學的不懈追求和不斷學習研修的精神,使他在論文撰寫、課題設計方面有了扎實的功底,2003年,他厚積薄發,成功申報浙江省中醫藥管理局課題。在他還是一名年輕醫生時,我市召開一期明代高武針灸學術思想研討會,他將一本高武著的《針灸聚英》古文啃閱了3-5遍,始終不得要領,直到會后,經過無數遍誦讀與領悟,才終于寫成了一篇不太成熟的讀后感,并請省里一位先輩修改。當時老師非常驚訝:“會議都已經過了,你還寫???”但陳雷認為,能夠得到老師的教誨、指點才是最大的收獲。

善于鉆研,精益求精

參加工作后,陳雷始終秉承著勤奮、刻苦、奉獻的精神,即使現在已成為寧波地區一名頗有威望的名醫,他也從未有過懈怠。由于每個病人針灸治療時間較久,所以他的門診總是異常繁忙。但每當患者有加號需求,他仍會露出和藹的笑容一一滿足請求。長此以往,準時吃飯便成了一種奢望,延時下班幾乎成為常態。倘若哪天準時診畢回家,家里人反而會抱怨:“噶早回來?飯菜都來不及煮……”。由于夏天陽氣充足,利于疾病康復,病人也會比平時多出三分之一,最多的時候每天可達100多個門診量。為滿足病人的需求,他總在夏令時提前半小時到一小時開診,并跟導診臺阿姨打好招呼,取得她們的支持配合,三十多年來,每年如此。

在臨床工作中,他將常見病、疑難病加以記錄鉆研,發現針灸治療“面癱病”療效顯著,但同時發覺大約有10%左右的病人采用相同診療方法難以痊愈,甚至留下后遺癥狀。為探究其中奧秘,陳雷花費大量時間,查閱眾多中西醫資料乃至民間偏方并加以分析研究,最終總結撰寫《影響面癱病針灸療效若干因素分析》一文,并創造性運用以西醫“分期理論”指導臨床針灸治療“面癱病”,取得相當令人滿意的療效。

曾有一位30歲左右的北侖小伙,面癱發病一月有余,在當地醫院治療無效后輾轉找到陳主任。當時患者極度焦慮,非常擔心愈后情況。陳主任反復分析患者病情,詳細告知其發病原因,分期治療方案及大概診療周期,并最終取得患者信任。經過三個月的施針治療,患者終于完全康復,面容恢復如初。在最后一次治療時,他對陳主任說:“如果不是您當時給我講的那么仔細,我肯定無法堅持三個月的治療?!钡拇_,那時交通并不方便,患者往返治療每天要乘4-5個小時的公交,實屬不易。
多年來,由他治愈的面癱患者數不勝數,在此領域也頗有建樹,先后主持省中管局關于面癱的課題二項,其中一項獲省科技進步獎三等獎。

忠于經典,探微諸家

在學術思想上,陳雷主任忠于經典,探微諸家,善于吸納現代醫學及先進的科學技術知識,探求行之有效的有機結合之道。注重以經絡腧穴理論為中心,結合中醫學陰陽五行、臟腑、氣血津液等理論,參合現代醫學解剖、病理、生理、藥理等新穎研究成果,強調完整的辨證、辨病、辨經絡論治的“三辨”整體觀。奉行“精準取穴”、“握針如虎”的施治理念。
作為學科帶頭人,陳主任十分注重學科人才結構梯隊建設,重視中醫學術繼承人的培養。指導下級診療,分析各類疑難危重病例,日常臨診傾囊相授,為學科建設打下扎實基礎。同時,其所在科室作為規培、實習基地,每年接納眾多基層醫生進修、規培和在校實習生。在教學上,結合臨床,采用多媒體、小講課等多種形式,誨人不倦,傳授針灸知識,弘揚傳統療法優勢和魅力,深受學生好評,多次榮獲溫州醫科大學、湖北中醫藥大學等高等院校優秀帶教老師稱號。

他對學生寬嚴相濟,享有頗高威信。他常說:“你們不要只看我如何施針,要看我整個診療過程,想要治愈患者,明確診斷是首位,否則一切均為空談?!痹谌⊙ㄅ溲ㄉ?,陳雷主張少而精,一方面強調精準施術,減少盲目性;另一方面換位思考減輕患者痛苦。陳雷說:“針灸配穴好比中藥配方,施灸施術就如煎藥熬湯,認真是治療的前提?!?/span>

弘揚國粹,走出國門

2004年,陳雷及其他兩位醫生赴德國交流半年,傳授弘揚中醫針灸技術。按國外要求一般一個時間段只接待一位病人,他每天至少接診20位患者,平均工作時長10小時,有幾次也嘗試一下變通錯時接診治療。后來當地市民都聽說了這位來自中國拿著小小銀針治病的醫生,以至于休息天陳主任還未起床,便有病人來敲門求診。

有一位當地醫院的麻醉科醫生得了帶狀皰疹疼痛難忍,陳主任施針一次便控制疼痛,讓這位醫生頗感神奇,并從此立志要學習針灸。2006年,這位德國醫生利用自己一個月的年假時間,來到寧波市中醫院找到陳雷主任,拜他為師,學習中醫針灸技術?;氐降聡笏^續努力學習,并常常通過電話網絡等向陳雷討教各類疑問,最終通過當地針灸執業醫師證書。十余年過去了,這位“洋學生”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中國老師,每到中國農歷新年,總會發來電話或視頻拜年問候,一句夾生的中文“陳師父您好!”飽含對陳雷主任的感恩感謝之情。

陳雷坦言,他的從醫之路有一定偶然性,但他認為做一行要愛一行,精一行。尤其從事著一份治病救人的事業,更要對得起患者的信任和期望,對得起這份職業給予的責任和使命。簡簡單單幾句話,卻實實在在是一位名醫大家養成的根基與源頭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